鄢家历亭网

应急救援不是给违规者兜底的无偿服务

目前,舆论对此存在种种误解。比如,有人错把景区责任当作义务,认为救援属于公共服务,不该区分有偿无偿。这样的观点,其实是在偷换概念。因为,收费只是限制性的补充规则,目的是希望游客可以按照景区规定合理游玩。既然游客自行进山、冒险游玩,那么就必须承担相应后果。政府或者景区对驴友所提供的“应急救援”公共服务,建立在他们合理使用公共资源的基础上,面对那些逃票和私自闯入的人员,就应该采用“有章可循”和“后果自负”的方法。

一起又一起的“驴友悲剧”足够证明,规则的目的向来都是保护愿意遵循规则的人,而不能迁就那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与其讨论救援是否有偿,不如让更多人看到遵守规则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尽可能地阻止游客违规进入,而非事后救援。(宋潇)

其实,有偿搜救早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黄山景区之前,就有一些地方试行过,但无一例外地在推出后饱受争议。不少人都认为:“公民遇险获得救助,是一项基本人权,景区作为营利机构,有责任对游客负责,包括支付搜救费用。”于是,景区该不该救援、救援费用该由谁来承担,就成了一道“生命选择题”。

董周乡沈村村干部郭天玉介绍,范花枝曾请他帮忙在沈村组织有文艺才能的后生,到康乐园为老人们表演豫剧,郭天玉还亲自唱了一段《小二黑结婚》。

不久前,广东汕尾陆丰市贩卖、制造毒品案罪犯蔡东家被执行死刑。有一部禁毒题材的电视剧,就是以广东歼灭“亚洲制毒第一村——博社村”这一真实事件为原型。而蔡东家,正是博社村原党支部书记,还是汕尾、陆丰两级人大代表。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他长期公开、半公开参与村内制贩毒犯罪活动,还利用自己村支书、人大代表的身份为制贩毒充当“保护伞”,横行乡里,涉毒又涉黑,当地人称“冰毒教父”。如今,没有了蔡东家的博社村,已然回归了古老村庄的宁静祥和,当地群众切身感受到了“看得见的正义”。

面对越来越多盲目、任性的驴友,有偿救援是大势所趋。首先,通过有偿的方式,至少能够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让一些脑子发热的驴友有一定的顾虑,让他们注意到法律规定,意识到违规探险不再有公共部门的无偿兜底。其次,实行有偿救援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警示非法穿越者,通过收费来提高驴友们的违规成本。

在此次事件中,新物业公司与供热公司尚未签订委托合同,不存在代收委托关系。也就意味着,供暖公司应当直接向用户收取采暖费,签订供暖协议的对象是用户,而非物业公司。

尽管政府或者景区管理方有法定救助的义务,但驴友们却不应该以此作为任性探险的倚仗。可以说,有偿救援的本质,正是将搜救工作的风险和经济成本,通过市场化手段合理分摊。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进一步厘清公私关系,划分权责,不让公共资源为个人的任性和违规埋单。当然,收费也应该坚持“参照成本、酌情收取”的原则,避免救援走向“变相牟利、营利”的极端。

近日,据黄山风景区消息,该景区今年将启动有偿救援,对违规逃票私自进入或不听劝阻擅自进入未开发开放区域,陷入困顿或危险状态等情形求救的游客或驴友,将由旅游活动组织者及被救助人承担相应救援费用。(《安徽日报》2月5日)

通过谷歌搜索可发现,2月份“北上深”(含“京沪深”)的出现次数比1月份增加了277.60%;与此同时,“北上广”(含“京沪穗”)减少了23.40%。

我赞同加卢奇先生的一个观点,朝美双方是朝鲜半岛核问题的直接当事方,掌握着解决半岛核问题的关键钥匙。我们支持也希望看到朝美双方通过直接对话接触,积累互信,改善关系,为最终解决半岛核问题创造必要条件。

好官一定是好人,但好人未必就能成为好官,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官场上的确有一批像李庆贵这样的“老好人”,长期奉行“多栽花、少栽刺”的行事准则,有的“坐视别人贪腐不管”,有的则玩起了“好人”的障眼法,自己搞腐败。

尽管政府或者景区管理方有法定救助的义务,但驴友们却不应该以此作为任性探险的倚仗。

在苏联,语言不通,袁承业突击学俄语,最多每天学7个小时。在莫斯科全苏药物化学研究所学习期间,袁承业基本上每天最后一个离开实验室。四年后,袁承业以优异的成绩通过论文答辩,取得科学副博士学位(苏联学制)。

相关推荐

鄢家历亭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鄢家历亭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鄢家历亭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鄢家历亭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鄢家历亭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