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 > 正文

gt娱乐还能走多久,大脚印炮制者逃离互金 熊猫金控转型夭折尝试新能源

[摘要] 熊猫金控表示,公司董事会将根据本次交易的后续进展情况,再行决定会议时间安排。资料显示,赵伟平及其控制的万载县银河湾投资有限公司和银河湾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熊猫金控无限售流通股份数7402.49万股,占熊猫金控总股本的44.59%。2018年8月27日,赵伟平首次承认旗下熊猫金库、银湖网出现挤兑及逾期问题,而此次兑付危机的余波动荡至今。

gt娱乐还能走多久,大脚印炮制者逃离互金 熊猫金控转型夭折尝试新能源

gt娱乐还能走多久,熊猫金控预计2018年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116万元至5763万元,在相继剥离P2P、小贷等互金业务之后,主业空洞化的公司开始新的下注

当愈来愈多的中国人习惯于过一个没有烟花鞭炮的农历春节时,湖南浏阳市花炮学校三年前已送走了最后一届学生。其实,这个位居湘地东北的世界花炮之乡,一间以此主打产业挂牌上海证交所的公司——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大脚印”即为其杰作,更是早早转身进入了金融领域。

很可惜,红极一时的P2P业务也如烟花一般,易冷。

熊猫金控(600599.SH)债务违约事件目前还在持续发酵。作为公司实控人,赵伟平为摆脱危机一度有意充当“背锅侠”的角色。然而,这个锅却并不好背。

2月28日晚,熊猫金控发布公告称,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审议的《关于转让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权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其涉及的交易需要进一步沟通和完善,同时决定取消原定于3月6日召开的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

原定于3月6日举行的临时股东大会,议案为关于转让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银湖网)股权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其投票的结果,直接关系到此次资产出售能否成功。

就在2月1日,熊猫金控曾发布公告称,拟与实控人赵伟平签订银湖网股权转让协议,转让熊猫金控持有的银湖网100%股权,转让价格为2.19亿元。根据协议,赵伟平将于今年2月28日前先行支付50%转让款,并于2021年2月28日前支付剩余尾款。

然而据《投资时报》记者了解,按照《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即“175号文”) 的要求,为保护出借人权益,银湖网股权尚处于冻结状态,故而不能完成股权变更信息。这也意味着,此次左右手对倒的剥离,其进程未必可控。

事实果真如此,出售银湖网的计划陡然生变。熊猫金控表示,公司董事会将根据本次交易的后续进展情况,再行决定会议时间安排。

资料显示,赵伟平及其控制的万载县银河湾投资有限公司和银河湾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熊猫金控无限售流通股份数7402.49万股,占熊猫金控总股本的44.59%。赵伟平为熊猫金控的实际控制人。

这已是赵伟平在不到半年之时间内,第二次拟从自家上市公司受让深陷债务危机的P2P公司,上一家为熊猫金库。

有投资者借助网络平台表示,“银保监会175号文发文在先,银湖网转股在后。当初介入投银湖网就是看重上市公司的背书。一旦银湖网爆雷了熊猫金控负主要责任!” 

无论何种动机,赵氏先后将P2P业务抽离上市公司或都将令一部分人士面临损失。市场对此亦有所反应。截至2月28日收盘,其当日股价续已跌至13.35元/股,较52周高点回落35%。

记者日前就相关问题向熊猫金控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公司方面回复。

剥离两家P2P公司

熊猫金控前身为2001年在上交所上市的浏阳花炮,后更名熊猫烟花。2014年,该公司正式开始进入互联网金融行业,并于2015年再度更名为熊猫金控。 

2018年8月27日,赵伟平首次承认旗下熊猫金库、银湖网出现挤兑及逾期问题,而此次兑付危机的余波动荡至今。截至2018年12月31日,熊猫金库的借贷余额约为22亿元,银湖网借款余额均约为33.85亿元。两者合计56亿元。

为了化解危机,熊猫金控采取了“丢车保帅”的做法。

当年9月14日,熊猫金控发布公告称 “公司董事会通过控股子公司湖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股权的议案,向赵伟平转售公司持有的熊猫金库70%的股权。”

根据协议,本次交易作价5712.3万元,付款安排为股权过户后6个月及24个月内分别支付2914万元和2798.3万元。目前,赵伟平已经支付第一笔2914万元的股权转让款。

至于同样从事P2P业务的银湖网,成立于2014年4月15日,注册资本2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银湖网出借余额和借款余额均约为33.85亿元,累计注册人数133.29万人,累计交易额为81.4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银湖网曾经是上市公司的“提款机”。有数据表明,银湖网曾经支付熊猫金控及其子公司款项余额合计2.23亿元。分别是:2015年4月,熊猫金控从银湖网借调自有资金1.68亿元用于购买莱商银行股权;2017年度-2018年度,从银湖网借调自有资金532万元用于补充运营资金;2018年7月,其子公司北京市熊猫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从银湖网借调自有资金5000万元用于补充运营资金。

其实,被赵伟平舍弃的不止负债严重的P2P公司。据《投资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熊猫金控还陆续公告处置了广州熊猫小贷100%股权,转让价格2.1亿元;出售莱商银行3.33%股权,转让价格2.75亿元等。而上市公司所有处置回笼金额共计5.59亿元。

不过,5.59亿元相比于56亿元的债务仍属杯水车薪。截至2019年2月25日,赵伟平实际控制的银河湾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万载县银河湾投资有限公司,以及赵持有的熊猫金控44.59%的股份,已经100%质押。

不成功的转型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大脚印”、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的“火树银花”、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上的特型烟花演出,熊猫金控的前身曾留给世人无数美好回忆。

然而自2014年起,该公司毅然选择转型。先是斥资一亿元打造P2P平台银湖网,并在当年底对外官宣实现互金业务盈利。2015年4月20日,公司公告称,拟通过现金方式收购P2P平台你我贷51%的股权,同时正式更名为熊猫金控。2015年起,互金业务的营收和利润就远远超过了传统的烟花产品,并占据了72%的利润。2016年、2017年,其对上市公司利润的贡献度更是高达90%。

好景不长,从2017年开始,该公司业绩逐年下滑。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05.68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亏损1348.43万元。2018年第三季财报显示,亏损进一步扩大。前三季营收总额为2.19亿元,同比下降15.3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633.86万元。

2019年1月31日,熊猫金控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亏公告,预计2018年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116万元至5763万元,扣非净利亏损3018万元至4664万元(未经注册会计师审计)。

亏损只是一方面,更严重的其面临巨额兑付和主业剥离后产业空洞化困局。据悉,熊猫金控已相继剥离P2P、小贷等互金业务。若出售银湖网完成,上市公司在互金领域的主要业务将全部出清。目前,该公司剩余四家主要子公司、孙公司为熊猫大数据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北京熊猫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熊猫众筹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江西熊猫烟花有限公司。

问题是,截至2018年9月30日,上述四家公司中的前三者营收均为0元,合计亏损额共计近4000万元。仅江西熊猫烟花有限公司录得盈利275.63万元。

2018年11月12日,熊猫金控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溢价4.4倍以11.55亿元的交易对价购买新三板公司欧贝黎55%股权,谋求转型新能源。此时,距离熊猫金控上一次转型金融仅仅时隔四年。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这一次的新赌注能持续多久?

仙峰门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