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一款胃药卖70亿,从六间平房到集团公司,扬子江药业为何不愿上

[摘要] 同时,由全国工商联医药业商会发布的2018年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上,扬子江再度蝉联第1名,这是它连续5年保持这一纪录。有人估算过,国内最强的医药企业——恒瑞医药,目前市值约为3000亿左右,以此衡量,扬

在中国,只有少数几家公司有足够的实力但选择不上市,其中华为和老甘马最为著名。

然而,这可能是由于创始人的性格或行业的特殊性。在日夜流淌的长江岸边,还有一个未上市的国家医药巨头——长江医药。

2018年,杨紫茳制药的产值和销售额分别比2017年的700.32亿元和700.88亿元增长14.69%和14.95%,达到800.67亿元和805.67亿元。

与此同时,长江再次在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医药行业商会发布的2018年中国医药行业百强名单中获得第一名,这是它连续五年保持的纪录。

有人估计,中国最强的制药公司恒瑞制药目前的市值约为3000亿元人民币。在此基础上,如果杨紫茳制药选择上市,保守估计其市值约为1000亿元。

然而,这个理论上市值1000亿元的庞然大物在40年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作坊。

早在20世纪70年代初,在长江边的一个小乡镇工厂——港口镇制药厂,六个粗加工厂和工人正在试用“百乃定”和“百尔定”两种注射剂。这是杨紫茳制药集团的前身。

在这样一个时代,工厂发展面临的困难是可以想象的:缺乏资金、缺乏人员、缺乏技术、缺乏设备。

这样一个小制药厂除了斗志什么都没有。

根据老工人居·明升的记忆,当时没有国家资助,也没有银行贷款。然而,在许任静的领导下,一群老工人修补了东西,建立了自己的工厂,并更新了设备。他们还去了河南安阳第二制药厂学习制药技术,带回了细菌菌株。

经过多次曲折,“泰兴县港口镇工农兵制药厂”开始运作。

但很快,杨紫茳制药业迎来了第一个转折点:1981年,《国务院国发179号》规定“严禁在乡镇设立制药厂”。一个县只能保留一个制药厂,没有规模的制药厂将被关闭和转移。

工人、农民和士兵制药厂很难走上正轨,不得不面临关闭危机。

幸运的是,该厂生产的板蓝根颗粒在当地已经有点名气。扬州市工业委员会副书记特别向整改小组提到,该厂生产的板蓝根颗粒对治疗感冒相当有效。每次感冒时,我只能吃几包。你必须找到保存它的方法。

因此,制药厂被转移到县办事处,改为“泰兴制药厂港口车间”,从而得以保留。

这也是几年的艰苦工作。1985年,“小作坊”的产值达到1600万英镑,还引进了一批中国药科大学的毕业生。这也是扬州杨紫茳制药厂品牌正式成立的一年。

品牌容易悬挂,竞争也不容易。

如何在红海中奋力拼搏,已成为创始人徐任静的日常奋斗目标。

许任静把目光投向了我国的中医宝库。事实证明,一些著名的老中医在长期的探索实践中发现了许多好的药方,但很少有病人能拿到。

因此,“请名医当家,彰显独特技能”的战略应运而生。许任静拜访了中医药领域的领军人物,为更多的患者合作开发现代中医药。

被誉为“中医大师”的董建华是徐任静第一个学习这一经验的人。董建华致力于脾胃病的辨证论治,经过几十年的临床经验,积累了治疗胃病的处方。因为这个原因,许任静去了几次北方,最后真诚地打动了老人。

1993年,在董建华“苏伟饮料”配方基础上开发的苏伟颗粒成为杨紫茳制药开发的第一款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药新产品。

苏伟颗粒作为一种治疗胃脘痛的药物,凭借其现代技术、独特配方和确切疗效,迅速受到患者和医药市场的青睐。与此同时,长江年销售额以1亿元的速度增长,仅苏伟颗粒的销售额就达到了“日产量”——截至2017年,该药的销售总额已超过70亿元。

随后,与著名中医教授张振宇合作开发的邵翔颗粒项目填补了国内外女性经前期综合征治疗的空白,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根据中医大师赵向恩教授处方研制的苏黄止咳胶囊,对治疗咳嗽变异性哮喘和感冒后咳嗽有明显效果,成为唯一进入《西医指南》的中药产品,年销售额达到10亿元。

2014年11月,苏黄止咳胶囊在中国中医科学院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获得中国中医科学院科学技术奖最高荣誉。

据统计,以中药为开端的杨紫茳制药,已成功开发出苏伟颗粒、白乐眠胶囊、邵翔颗粒、秦岚口服液、花双百合片等50多种中药品种。

其中,一些药物仍然带来稳定的市场回报:

消化道疾病的药物治疗:如苏伟颗粒、凌俊胃痛颗粒、神曲消食口服液等。其中,苏伟颗粒已经上市20多年,累计销售额70亿元,每年仍带来4亿元的销售额。

提高免疫力的药物:如黄芪精口服液。

治疗上呼吸道感染的药物:秦岚口服液、苏黄止咳胶囊等。其中,秦岚口服液在同类产品中市场份额最高,2016年已成为销售额超过1亿英镑的单一产品。

显然,杨紫茳制药已经成为中国中药生产最好、最强的标杆企业。在他们手中,“老”中药产生了显示出“新”活力。

质量,对一些普通企业来说,是过去式,但对制药行业来说,却是生死线。

在长江,有一系列关于质量的文化口号,如“没有困难就能打倒我们,只有质量”,“父母用药,亲戚用药”等。

有人记得2012年的“毒胶囊”事件吗?

2012年,河北部分企业用生石灰处理皮革废弃物,煮沸含重金属“六价铬”超标的工业明胶,卖给绍兴新昌部分企业制作药用胶囊,最终流入制药企业,进入患者腹部,对患者健康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

事件曝光后,许多制药公司参与其中,而杨紫茳制药则完全不受影响,因为早在2010年就购买了检测材料重金属含量的相关设备,以控制胶囊中的铬含量。

同样在2010年,杨紫茳的固体制剂车间成功通过了欧盟gmp认证。

什么是gmp?它是国际医药行业质量生产管理标准的英文缩写。

如果你想得到这个证书,就意味着所有的生产过程都必须符合国际标准,而且要彻底改造企业的软硬件需要很高的成本。这不可能一夜之间实现。

这似乎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举动,因为当时主流制药公司并没有选择这样做,但杨紫茳制药投入了3亿元的技术改造资金,努力按照gmp要求建设现代中药生产基地。

由于质量优异,杨紫茳制药集团生产的80万粒奥美拉唑肠溶胶囊于2012年正式发往德国。这也意味着欧盟市场最终被长江撬开了。欧盟市场由原药主导,对药品准入一直非常严格。

2018年,杨紫茳制药也成功入选新华社国家品牌项目,荣获江苏省“50大自主工业品牌”和“100大创新企业”称号。

一分钟内生产3846秦岚口服液,用于咽炎患者和手足口病患儿;

一分钟内生产了1360种止痛药和洛林,以减轻病人的痛苦。

一分钟生产1200袋苏伟颗粒,深受成千上万家庭的欢迎。

一分钟内生产了106瓶百乐眠胶囊,它们销往世界各地。

这是新华社客户发来的“杨紫茳制药业纪要”。在长江岸边,一家国有企业每分钟都在造福人类,每分钟都在创造一个崭新的未来。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投注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海11选5投注 甘肃快三